主页 > 软件玩家 >「有钱买春,何必性侵?」问句背后的三个问题 >

「有钱买春,何必性侵?」问句背后的三个问题

文:Maimai(高雄医学大学性别研究所硕士生)

前阵子钮承泽性侵新闻引起许多讨论,随着近几年的性别平等以及情感教育倡议,带来了对性暴力议题的重新思考,在各新闻底下的留言串中也逐渐有不同的发声与讨论。其中,笔者注意到有一类留言,虽然并非大众主流留言,也不太引起注意,但背后的意识形态值得拿出来讨论。

这样的留言有:「明明可以去买(春),为什幺要性侵?」、「有钱好好的,去嫖不就好了?」同类的常见留言还有:「要性侵不会去演日本A片?」

这类留言的同质性,在于认为使用性产业资源,便能消除性侵的念头及行为。然而真是如此吗?以下将简列此类说法容易产生的三个问题,进行初步讨论与说明。

问题1:容易再製对性消费的刻板印象

在性暴力的讨论串中,常可以发现一个明显的好坏等级阶层:性犯罪/暴力不如嫖,嫖又不如约炮,而约炮又不如关係内(恋人、婚姻等等)的性。也因为如此,使得性暴力议题自然地与性产业连结在一起,且被归类在「坏」性那一方。

在这样的社会脉络底下,考量到现实所处的社会环境,对于性工作的态度仍是较为不友善的,若留言者是保持认为性产业确实能帮助性犯罪降低的立场,则更需要小心处理留言,避免容易再製性工作污名及刻板印象的可能,并补足更多的脉络与但书。

比方说,即使在性工作场域中,并非每一位性工作者都能够接受或者是拥有处理特殊需求的能力,性的特殊需求仍是需要事先进行讨论及协商的。在性工作资讯仍相当地下化的社会现况中,若不特别点出并破除大众对于性产业「有钱就能买到一切」的刻板想像,那幺这样的留言,便有忽视性工作者权益、甚至助长合理化性工作者遭受性暴力的疑虑。

问题2:将性暴力简化为性慾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这类留言虽然暗示了性犯罪/暴力能藉由性产业而减缓,但这类论述却从来不会以类似「有病就要去看医生」的说法被呈现。也就是说,性工作者从不被视为带有助人色彩的「医生」,性暴力也从不被视作是一种需要资源介入「病」。这显示了许多人对于性暴力的误解,仍认为性犯罪是性慾冲动的缘故,这乃是「正常」(男)人的自然身体现象,因此只要利用性产业,(男)人的性慾就得以被解决,就天下太平了。

然而,性暴力从不仅仅只是性慾的问题。耕耘性别暴力议题的facebook粉丝页「如果你已听说」(现已停止更新)曾推出一系列性暴力迷思釐清的作品。当中指出性犯罪虽然跟性慾有关,但其最根本原因是「权力控制」──施暴者藉由对受害者的控制获得满足,而不单纯只是性慾而已。

更多时候,整个性暴力的体系是与社会体制有关,这个社会餵养特定性别族群暴戾,又餵养特定性别族群屈膝;使前者在一些社会脉络之中,忘却那个曾经温柔脆弱的自己,使后者难以想起自己拥有行动的能力。

问题3:忽视性产业中的性暴力

在此类留言中,性产业被认为是性暴力的可能解决管道之一。然而,性产业中的性暴力,也是亟须被重视的议题。

长期关注性剥削与性暴力议题的学者麦金农(Catharine Alice MacKinnon)指出,娼业女性有极高比例在工作场域中曾受到暴力对待,包含肢体殴打、虐待、以及强暴等性暴力类别在内。而近年来也有多则日本AV女优出面指控被逼骗出道、以及被迫服从各种业界「潜规则」的新闻,当这些性暴力确实存在时,我们如何能简单一句「有钱好好的,去嫖不就好了?」、「要性侵不会去演日本A片?」企图将性暴力转移到性产业上,而又不讨论在性产业中的工作者,此时此刻正默默遭受着的性暴力处境?

破除性暴力迷思,写出你我的友善情慾样貌

性暴力绝对不只是单纯的性慾问题而已,不可能单单藉由性产业获得削减。事实上,新闻后续也报导钮承泽曾有性消费纪录,更证实了性暴力问题不是「去嫖不就好了?」可以解决的,而是更加结构性的权力控制问题。

当我们太过理所当然地将性暴力的解决途径与性产业作连结时,便会衍生将性产业当中存在的性暴力合理化的危险,更会让我们模糊了性暴力的真实样貌,产生许多对性暴力的误解及迷思。而友好的性别互动,也正需要透过破除这些迷思、瓦解结构的不友善,来使每一个人都能免于这些性暴力的恐惧及压力,让在生活中的每一位男男女女,都能自由地在当中书写平等的、你情我愿的情慾样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