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咨询评论 >「有钱判生、没钱判死」?法官协会怒斥:蔡英文别用政治语言掩饰 >

「有钱判生、没钱判死」?法官协会怒斥:蔡英文别用政治语言掩饰

(中央社)

总统府发言人黄重谚今天说,总统蔡英文多次强调,司法须回应人民需求,改革也需全民共同参与,「相信所有有理念的司法人也一定有这样的认同」。

总统蔡英文日前主持总统府司法改革国是会议筹备委员会第一次会议时说,人民希望司法更公正,不要有「恐龙法官」,也不要发生「有钱判生、无钱判死」情况;人民期待司法更有效率,不要让冗长程序影响正常生活。

不过,有媒体报导,中华民国法官协会发声明指蔡总统无疑向世界宣判台湾司法「死刑」。

黄重谚受访表示,蔡总统相关谈话很清楚,就是希望无论法律人、非司法人,一起参与改革行列,「让我国的司法成为公平正义与自由民主的守护者,相信所有有理念的司法人也一定有这样的认同」。


中华民国法官协会声明全文

蔡英文总统就职,总统在篇幅有限的就职演说中,提到「司法无法亲近人民、不被人民信任、司法无法有效打击犯罪,以及司法失去作为正义最后一道防线的功能」等语;11月25日,「司法国是会议」筹备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召开,昭告新政府的司法改革正式启动,为表达重视而亲自担任主席的蔡总统,再次殷切「期许」司法不要发生「有钱判生,无钱判死」的情况。这短短几句话,虽然赢得如雷掌声,却无疑向世界宣判了台湾司法「死刑」!

当演说激情过后,我们不禁要问,上述言词对于那些曾经冒着危险逮捕嫌犯的第一线警调人员,那些日以继夜侦查、代表国家追诉犯罪的检察官,以及牺牲家庭、健康从事审判的法官而言,算是什幺?对于每年数百万透过法院捍卫权利的人民而言,他们拿到的胜诉判决该算什幺?对于那些动辄要在媒体面前向司法提告捍卫权益的政治人物而言,这又算什幺?蔡总统身为法律人的一份子,不可能不了解司法人员长期以来的默默付出,以及每年仍有百万件案件涌入法院,而我国司法始终稳定、有效且持续地运作,由另一个面向来维繫社会安定。

毫无疑问地,当司法制度出现弊端,必定需要改革,这同样是身处第一线审判工作法官们的共同认知。可惜,蔡总统并没有进一步告诉我们,究竟是什幺样的具体案例,让她感受到我国司法存在「有钱判生、无钱判死」的危机感,以致于在迈开司改脚步的重要时刻,应该以「司法不能发生『有钱判生,无钱判死』」这类超低标準来期许司改,上述演说内容,不仅斲伤司法尊严,更无疑是百分之百的政治语言。

在台湾,政治人物惯于使用政治语言来掩饰施政绩效不彰或博取媒体曝光,人民也习以为常,司法机关面对这类政治攻讦也往往沈默以对。无怪有人说消费司法是最廉价的政治语言,也许效果有限,却绝不会有副作用。

但结果真是如此?所谓的廉价、无副作用,只是单从利用政治语言的政客个人利害得失观察,若改从全民利益角度来看,恐非如此。倘若任由政客及媒体长期且重複地过度、无理消费、扭曲司法,恐将使人民对国家司法从单纯印象上的不信任,彻底转变为打从心底的不信任,一旦如此,任何法院的判决将被轻易的否定、不服从,优秀司法人员也因无法获得相应的尊重与肯定而纷纷求去,届时司法制度将真正瓦解。到了这一天,如果总统选举面临票数争议,将无「人民信赖」的法院可以一搥定音;一旦市井小民被恶房东欺凌,将无「人民信赖」的法院可以主持公道,人民只能自力救济,这难道不是代价、副作用吗?

司法是国家提供给人民最重要的服务之一,这项服务,永远存在提升改进的空间,面对处于使用者地位的人民,司法当然需要谦卑的接受意见、勇于面对批评,但对于无限上纲的攻讦、诋毁或无理要求,却不能选择沈默以对,更不能「欣然接受」。

我国的司法确实仍有改善空间,但绝不是部分政治人物或政客,甚至是少数名嘴口中那般「不堪」,这样的辩护不是出于傲慢,而是来自最深沈的痛心。身为讲求证据、真实的司法人员,我们不愿口中喊着谦卑,却心存傲慢,我们希望更努力的把每一个司法案件处理好,让每年数百万进入法院的案件都能获得妥适的判决,并接受理性的改革,至于那些政治语言,或许可以凝聚一时的改革能量,但请适可而止吧!

延伸阅读:

从南非经验看司法改革:台湾何时能开出转型正义的民主与正义之花?总统府司法改革筹备会 小灯泡妈获邀担任委员司法改革的本质就是一项政治行动:司改仰赖旧官僚,已丧失政党轮替应有的价值